讓自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!

關於部落格
1.兼差.全職都可以
2.時間自由
3.免費加入會員
4.只要認真經營,成果都是你自己的
  • 505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三個月的感情(鼬櫻)

陽光灑進小庭院,綠葉上的露珠閃閃發光,清涼的風給了一種恬靜的感覺,小房子    雖然不起眼,卻有幸福的愛在蔓延。        一位年輕女子,踏進庭院,陽光慢慢移動,當光照到女子時,女子的面孔與身子一覽無    遺,淨白的臉蛋,精緻的五官、嫣紅的小嘴,以及有著自信、單純的翠綠色眸子,    身材令人讚嘆,女性們都忌妒不已。        春野櫻,居民們幫她取了個頭銜,「 木葉最美的女人 」,現任醫療部隊隊長、    暗部副隊長,在木葉是赫赫有名的,在其他大國也流傳著她的事蹟。    櫻走向房子的大門,從包包掏出鑰匙,俐落的開了門,踏進客廳,    將手中的包包與一疊文件順手往沙發一丟,走向樓梯,踏進2樓走廊,用力推開3個房間    的門,「 宇智波鼬!赤沙 蠍!迪達拉!立刻起床! 」大嗓門在2樓響起,    迪達拉從棉被裡鑽出,金黃色的頭髮滑落下來,「 櫻啊!早啊! 」    櫻丟給他一個白眼,「 已經不早啦!趕快起床! 」但臉上露出了溫柔的微笑,    另一個房間的蠍看了她一眼,「 早 。」簡短的說了一個字,    最裡面的鼬關上門,開始換衣服,櫻滿意的點點頭,轉身往廚房去。        *    走進廚房,將掛在一旁的圍裙穿上,開始準備那3個大男人的早餐。        俐落的將爐火開啟,將蔬菜切塊,鍋子端上爐子,櫻把櫃子裡的盤子拿出,碗端出了3個,    「 好了!,接下來等它煮好了就可以囉! 」櫻把切好的蔬菜放上盤子。        現在的世界非常和平,五大國的關係融洽,也沒有出現戰爭的情況,    為什麼會那麼和平呢??這就要從去年前說起。。。。。。    當時五大國關係緊張,私底下暗殺不斷,判忍組織「 曉 」為了抓取尾獸,對忍者村開始    伸出魔爪,那時的情況可說是慘不忍睹,許多無辜的人白白喪命,    最後五大國聯手與神秘組織「 曉 」發生戰爭,雖然集合五大國的戰力,對起「 曉 」    還是挺吃力的,組織裡全不是省油的燈,每個都是超S級判忍,實力可怕,因此死亡人數    非常多,重傷的人排回死亡邊緣,櫻當時也參予這場戰爭,她雖然是肩負著要消滅組織    「 曉 」的任務,可是她卻不忍心下手殺害他們,因為他們是因為悲傷的過去才不得追求    力量來武裝自己。。。。。。。    「 曉 」組織被消滅,僅存的宇智波鼬、赤沙 蠍、迪達拉身負很嚴重的重傷,當時五大    國都準備要處決他們,唯獨火之國,木葉忍者村的火影阻止,與櫻表示:        「 如果他們改邪歸正,對忍者村來說是增加戰力的好處,何況過去他們在忍者村所留下的    成績也是忍者村的驕傲 」    也因此,重傷的三人在櫻、退休已久的綱手師傅合力急救下,只需要休養3個月就可以恢復    了,櫻也被指派當他們三人的監護人,3個月裡由櫻照顧。    這2個多月來,櫻每天都來與他們相處,漸漸的,他們打開心房,也建立起與櫻的良好關    係。    「 咚!。。咚!。。 」爐子響起聲音,櫻打開鍋蓋,香味一湧而出,櫻滿意的笑笑,    迪達拉走進飯廳,「好香喔!今天的早餐是什麼啊??」    蠍跟在後面,櫻將裝有熱騰騰的稀飯的鍋子端上桌,也端了幾樣健康又營養的菜,    「 快吃吧! 」櫻輕柔的說,鼬也來到自己的座位,3個大男人開始吃起早餐。    「你們也該學學做家事了!明天就是3個月了,我不會在照顧你們了! 」櫻拿再度走進     廚房,開始清洗鍋具,3個男人聽到這段話,同時停下,抬起頭望著櫻,    是啊。。。。3個月就要結束了,仔細想想,竟然有些不捨,回想這3個月櫻和他們一    起大笑過,一起打打鬧鬧,也一起保護這個家,    迪達拉輕聲問:「 櫻,你真的不會再來這裡了嗎?」 櫻疑惑的轉過頭,3個男人眼睛望    著她,「 當然囉!以後我都不會再過來了,畢竟我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才來照顧你們的 」    蠍也開口,「 說的也是。。。」飯廳一陣寂靜,沉重的氣氛圍繞在4個人之間,    直到,櫻露出笑容,笑了起來,「 不用這麼尷尬嘛!,我也不是你們的什麼人呀!」    想化解這個氣氛,迪達拉反常的不跟著笑起來,    「 櫻,你是我們很重要的人,真的。」 櫻看著那3張俊俏的臉龐,被剛才那突如其來的話嚇到,    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說出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「 真的嗎? 」    迪達拉肯定的說「 沒錯! 」蠍也說了聲:「 嗯! 」    連冷酷的鼬也點點頭,櫻嘴角出現一抹溫柔的微笑,    「 謝謝!不過,我也是有醫療部和暗部的工作要做,」迪達拉露出失望的表情,    櫻笑容更加深噢,「 開玩笑的啦!我會再來看你們的!」    迪達拉驚訝的抬起頭,櫻吐吐舌頭,頑皮的笑容,    氣氛也快樂了起來,「 一言為定喔!」,櫻聽了點點頭,蠍也說了「 如果騙人的話,    要接受懲罰,」櫻毫不猶豫的再度點頭,    餐桌上才又出現用餐的聲音,櫻繼續清洗餐具。            等他們快吃完飯時,櫻拿起澆花壺,裝了水,從廚房的小後門走進庭院,微風輕輕吹動櫻    綁起的櫻髮,櫻子細看過香草的情況後,點點頭,澆了水,    望了最後一盆的花一一「 向日葵 」當初為了象徵希望他們3個可以活潑快樂、有精神,    特別從井野家的花店買了這盆,當初他們還堅決反對要種花呢!    櫻露出開心的笑容,    鼬吃著稀飯,剛好抬起頭,望見還穿著圍裙的櫻蹲在向日葵前的開心笑容,心裏竟然暖了起來    ,記得之前迪達拉曾說過,櫻這樣就好像是這個家的女主人,當時一番玩笑話,    激起了鼬的感情,鼬盯著櫻的一舉一動,直到蠍涼涼的說:「 鼬,在看下去稀飯要涼囉!」    鼬才驚過來,黑眸掃過蠍,低下頭繼續吃飯,真是的。。。我怎麼會為了櫻而分神呢。。。    櫻澆完水,走進廚房,放了澆花壺,洗了洗手,「 迪達拉,你等等記得要把把曬好的衣服拿    進來唷!」解下圍裙,順手將綁起的櫻髮解開,散發一股淡淡的櫻花香味。            櫻拿起包包,準備離開,「 今天是輪到蠍洗碗吧!」邊說著,邊找尋著剛剛帶進來的    文件資料,「 明天中午我要開個會,下午要動手術、去沙忍村研討,所以4點左右才會    過來,咦?我的文件呢?? 」在客廳裡衝來衝去,就是沒注意到電視上的文件,    鼬簡短的開口「 電視上。」櫻吃驚的抬起頭,瞧見文件,「 真的耶!謝謝囉!你還真厲害    !」鼬哭笑不得,該說她是迷糊還是天真才好,      「 下次要把東西放好,眼睛長那麼漂亮有什麼用,沒看見東西也一一 」迪達拉大聲的    「喔~~~~~,鼬你剛剛說櫻的眼睛怎樣啊??」櫻的紅暈染上臉頰,慌忙轉開視線,    鼬也別過臉去,迪達拉嘆了一口氣,    對著櫻說:「 櫻,為了預防你沒有再來看我們,你先親我們一下吧!這樣你才會謹記在心    啊!!」開玩笑的說道,    蠍淡淡的說:「 是啊! 」也開起玩笑,櫻嚇了一跳,    「 什麼!嗯。。。。。好啊!」爽朗的說,蠍更驚訝,「 你說什一一」櫻笑了笑,    「反正我也一定會來啊!」往迪達拉走去,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,轉過身,望了蠍,    褐色的眸子充滿驚訝,迪達拉開心的說:「 耶!換蠍大叔囉!」櫻也在蠍的臉頰上親了    一下,當走到鼬面前,明亮的眼睛對上鼬暗黑色的眼眸,臉上浮起紅暈,    閉上眼,踮起腳,在鼬帥氣的臉頰上親了一下,馬上低下頭,抓起文件和包包,就衝到    玄關,穿上鞋,「 那我走囉!不可以亂跑喔!掰掰~ 」宏亮的聲音傳進耳裡,    「 叩!」門關上屋子清淨了下來,迪達拉望著鼬臉上淡淡的粉紅,    「 鼬!你真的不和櫻說明天是你的一一一」鼬搖搖頭,「 不必,我會向她要一個    我喜歡而且又想要的禮物!」神秘的露出微笑。        蠍悠閒的望著他們,他早就知道鼬和櫻會害羞的原因,因為這2個多月,鼬對櫻很溫柔,    這可是頭一次,鼬會對女人溫柔。    迪達拉疑惑的看著鼬,他不會放過這種好機會吧,在認識櫻的幾個月裡,他剛好生日    ,櫻可是精心準備他的生日禮物、生日派對,當拿到禮物,他可是開心的跳來跳去,     櫻還自己做了蛋糕,超級好吃的!鼬不想吃蛋糕嗎??   櫻在路上奔跑著,手撫上紅紅的臉頰,「 眼睛長那麼漂亮。。。」仔細思索鼬的話,   真是的。。。我怎麼會臉紅啊!我該不會喜歡上他吧?!不會吧。。。。      櫻也被自己嚇到,輕輕用粉拳敲敲腦袋,「 挨唷!不要再想了!要工作了!」   加快速度,往醫療部的方向移動。 到了醫療部,正準備推開自己的辦公室大門,「 櫻! 」一聲沉穩的男聲傳入,   櫻轉過頭去,「 佐助,有什麼事嗎??」眼前的男子同是有著俊美的臉蛋,許多女孩為她   著迷,與鼬一樣,是宇智波一族的僅存者,   「 我有點私事要和妳說! 」雖是請求,冷酷的聲音聽出來的卻是命令,櫻疑惑的看,   「 啊。。喔!可以啊!」櫻一口答應,「 那你等等,我要先把東西放到辦公室裡。」   櫻推開門,走進辦公室,將手上的包包、資料文件放好,一轉頭,   佐助也跟著進來,「 你不是說有私事要一一 」櫻問,佐助簡短的回答「 在這裡就行了。」   櫻猶豫了一下,點點頭,佐助開口:「 櫻,你還記得好幾年前,我還在木葉時,第七小組嗎   ??當時你對我的感覺??」最後一句講的比較小聲,   櫻眼裡閃過一絲驚訝,佐助竟然會說起第七小組。。。。?!   櫻輕快的說,「 我當然記得啊!當時很快樂呢!以前我還是個小女孩時,曾迷戀過你。」      佐助黑瞳出現了一絲不同的感情,「 那。。。現在呢??」   櫻疑惑,「 耶?現在?當然沒有啊!」活潑的說,一句老實的話,深深打進佐助的心裡,   佐助挑挑眉,「 什。。麼!,那妳是什麼時候不喜歡??」直接的問話,和平常的他完全   不一樣,櫻皺皺眉,她並不喜歡別人過問自己的私事,   她走到桌前,「 我忘了 」只淡淡說了一句,佐助燃起怒火,她竟然毫不把他放在眼裡?!   令佐助生氣,以前她無時無刻死纏著他,只希望他可以看她一眼,現在卻。。。。?   佐助黑瞳直盯著櫻的身影,他的確對她動心了!只是。。沒有料想到櫻竟。。。。??   佐助無法壓下怒火,走過去,扳開她的肩膀,將她轉過來面對他,   「 你再做一一一」櫻嚇到的問,佐助打斷她,「 那妳現在有喜歡的人嗎?」聲音微揚,   表示他在生氣,櫻轉過頭去,不回答。   佐助緊抓著她的肩膀,大吼一聲   「 如果我現在說我喜歡妳!你會和我在一起嗎?重拾以前的感情嗎? 櫻!我喜歡你啊!!     和我在一起吧! 」   櫻茫然,她雖然常常面對男士向她告白,可是他不相信佐助。。。。。?   「 什麼。。。」櫻亂了頭緒,佐助眼裡都是櫻,容不下其他人,   佐助再度開口,「 好嗎?? 」櫻不回答,「 難、難道妳有喜歡的人了?!」   櫻抬起頭,明亮的眸子直視深黑色的眼瞳,那和鼬一樣的黑眼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  當櫻聽到佐助的最後一句話時,腦海裡閃過鼬!都是鼬的臉!   佐助看櫻的眼神動搖,「 真的有? 是誰!」佐助更加生氣,在木葉,只有約4、5個男人   佐助認同罷了,他不相信自己會比他們差!   櫻吃痛的說:「 佐助!你放手!我的事和你沒關係!我的肩膀好痛!」佐助一驚,   因為憤怒,抓著櫻的肩力道越來越重,「 對、對不起!」鬆開她,櫻倒退一步,   警戒的與佐助保持距離,佐助嘆了一口氣,調整好情緒,再度開口   「 是誰?」一句簡單的話讓櫻亂了陣腳,「 我。。我才沒有喜歡的人!」櫻喊著,   佐助深黑色的眼睛,就向鼬的眼睛一樣,讓櫻無法振定。   「 是嗎?那妳就和我在一起吧!」佐助往前踏了一步,櫻張大嘴巴,   「 什、什麼!不行!我。。。」櫻回答,佐助瞇起眼睛,「 為什麼!你既然沒有喜歡的人,    就一一一」    櫻打斷他,「 可是我不喜歡你!」佐助一聽,銳利的眼神掃過櫻,    又往前踏了一步,貼近櫻,「 那妳到底喜歡誰!」    櫻有點生氣的說「 我都說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!這是我的私事!」佐助也生氣的回喊,   「 你要是沒有給我一個答覆,我是不會放棄的!」 櫻猶豫了3秒,「 如果我告訴你,你就會放棄?」眼睛對上他,   佐助肯定的回「 看樣子,你果然有喜歡的人!」櫻意識到自己中了陷阱,   「 可惡。。。」櫻小聲的說,   「 寧次嗎?還是祭?,鳴人不可能,」佐助問,「 還是說,是那3個廢物?」以輕蔑的口氣說,   櫻一聽,想都沒想,「 啪!」佐助的臉蛋多了一個手印,櫻的手還停在半空中,   「 你給我閉嘴!就算他們以前是可怕的判忍!你也不准這樣說他們!」櫻動怒了,   佐助輕撫臉頰,「 我有說錯嗎?現在他們是個病人!論實力,我已經和他們不相上下了!」   櫻聲音大了一些,「 那是你自以為!你可不要小看他們!他們3個的命是我救回來的!    也是我在照顧的!你說他們是廢物,就是在污辱我!」收回手,   佐助停了2秒,「 是他們吧!他們的其中一個!就是你喜歡的人!」櫻一驚,   心想:特別暗部的敏銳力果然不同凡響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  櫻豁了出去,「 我才不管你怎麼想!你就是不能這樣罵他們!」   佐助勾起嘴角,「 他們的確是不可小看,不過。。。。。。。,現在他們是不能出外的    病人,要傷害他們比平常簡單很多!」   櫻憤怒的看著他,她沒想到佐助是這種人!   櫻也勾起嘴角,「 是沒錯!但你也別忘了!明天就是3個月了!他們就恢復實力了!」   佐助清楚的說,「 是迪達拉?還是赤 沙蠍?」停了一下,「 或是我的哥哥一宇智波鼬?」   櫻瞪著他,他又開口,「 也對,3個月相處在一起,的確容易日久生情!」   櫻轉過身,深吸一口氣,「對!是他們其中一個!你可以放棄了吧!」佐助聽了,反而放下心,   「 不!你還沒告白吧!」櫻又望上他,      「 他們都是冷血動物,不會和妳有感情的!,更何況,要是他不喜歡你呢?,只是把你當作    恢復實力的棋子呢?,櫻,你最清楚!當時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是因為這樣而喪命的!」   櫻愣住了,那一段話,深深點醒櫻一直不希望的事,佐助看她動搖了,   溫柔的說,「 沒關係,我愛你就夠了!我會等你走出悲傷。」說完就離開辦公室了。        當門關上時,櫻閉上雙眼,靠著牆滑落在地,背靠在牆上,抱著身體,   櫻雖然外表堅強,內心就像玻璃娃娃一樣,易碎。   櫻哭泣,佐助說的的確沒錯,要是鼬不喜歡她,她怎麼辦??要是他們真的只是把她當成棋子,   她要怎麼對木葉的諸侯、鳴人、老百姓交代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  * * * 隔天分隔線 * * *   櫻坐在辦公桌前,扔下一份剛完成的報告,看著桌上一個倒下的相框,猶豫了一下,   伸出手,拾起,裡頭是櫻與迪達拉、蠍、鼬的合照,昨天大哭過後,   櫻將他們的東西藏起,為了讓心情平復,現在終於有勇氣在看他們,   我應該要相信他們。。。。櫻告訴自己,深吸一口氣,終於快樂多了。   「 叩!叩!」敲門聲吸引了櫻,連忙將手中的相框放回位,「 請進!」爽朗的聲音恢復,   一名醫療忍者,抱著一疊資料、一本厚厚的書走進來,   「 櫻隊長!這是這幾天木葉病院的病人狀況報告,還有這本書是您上次拜託我要找的資料,   雨忍者村也寄來一封信,請您過目! 」將手上的東西放在桌上,   櫻皺起眉,工作怎麼這麼多!她今早開完一個醫療會議,就趕去手術室動刀,還去沙忍村   研討,才剛回來處理完一份報告,工作就來了。      櫻嘆了口氣,「 我知道了!謝謝你!喔,對了!」拿起剛完成的報告,遞給他   「 這個請你幫我送去暗部!」他接下來,   「 是!我這就去!」立刻就走出辦公室。   櫻揉揉眼睛,轉過椅子,看著大大的落地窗,外面的天氣是陰天,今早才下了一場小雨,   「 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?我從昨早就沒再去了,也該去了!」櫻起身,拿起包包,   大步走出門外,出發往迪達拉他們的住處去。 吞了吞口水,手要摸到那常被附近的小孩子砸石頭的門,放到門把上,猶豫了2秒,   又放下,這動作不知重複了多少次,她無法像從前那樣打開這扇門,踏進這間她悉心照   顧的家。     眼睛檢視著木門上一個又一個石頭丟過的凹洞,自從這附近的人知道住在這的是一一從前的   判忍:鼬、迪達拉、蠍後,小孩子幾乎每天都在破壞房子,因為連小孩都知道,   他們之前殺害了數不清的人,也因此他們3個遭到排斥與鄙視。   櫻很想對小孩們說別再這麼做,可是當小孩們天真的喊「 櫻姊姊!」時,卻說不出來,   因為她可以了解大家仍無法接受他們3個的原因,當時的櫻也因為夥伴被殺害,而憎恨著”曉”   ,櫻吸一口氣,手再度摸向門把,附近傳來人群靠近的吵雜聲,櫻放下門把,   「 喀!。。」門打開了,鼬踏出門,對上櫻的眼睛,「 妳。。。怎麼會在這?」   櫻還來不及說,外面的矮牆飛來幾顆小石頭,打中櫻的身體,櫻吃痛的皺眉,   一連串的石頭飛來,還聽的到小孩喊的聲音:   「 壞人!滾出木葉忍者村!」、「 走開!走開!」、、、、等,   櫻閉上眼,準備忍受疼痛,鼬已經搶先一步,將她拉進懷,迅速轉個方向,背部對著外頭,   檔下石頭,為了不讓櫻受傷,櫻睜開眼,對上鼬的眼睛,   「 怎。。。?」意識到這件事,「 鼬!你。。,你這樣會受傷的!」櫻擔心的喊,   鼬的表情依然冷酷,只是眉輕輕的挑起,表示忍受著疼痛,   「 別亂動。」只簡短的說,櫻依舊擔心的喊,「 可、可是!你這樣會受傷的!我會弄出   結界忍術的!」鼬不語,仍不放手,依舊抓著櫻的肩膀。   櫻快要哭出來的看著他,丟石頭終於停止了,轉過身,小孩個個睜大眼睛,   「 是、是櫻姊姊!」櫻不管小孩的驚訝,對著鼬說:「 鼬,你、你沒事吧!很痛嗎?」   鼬只是瞪著那群小孩, 那些小鬼!   帶頭的小孩低著頭認錯,「 對、對不起!櫻姊姊,我、我不知道妳再。。。」抬起頭,   「 我、我不知道櫻姊姊會和他們”這種”人在一起!」   鼬一聽,挑起眉,正要往前好好教訓這些小鬼,櫻比他更快,衝向小孩,   賞了他一巴掌,「 啪!」小孩不敢相信的看著櫻,眼淚流了下來,其他小孩嚇傻了,   所有女忍中,她們最喜歡櫻姊姊了,櫻姊姊從不罵他們,更不曾打過他們,   連鼬都驚訝的看著櫻,「 你再說一次!他們是怎樣的人!小風!我平常有告訴要這樣侮辱   人嗎?!,你這樣我很難過!妳怎麼能這樣說?!」小孩們睜大眼睛望著櫻,      「 哇!。。。。」大哭起來,轉身就跑,其他小孩也一哄而散,櫻回過神,   也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手,   我。。。我打了小孩?! ,她不敢相信,自己會為了鼬、蠍、迪達拉而打了他!   櫻輕嘆口氣,垂下頭,天空似乎與櫻一樣,難過。。。。。。   「 噠。。噠。。。唰!」下起雨了,櫻依然不動,雨淋著櫻的身子,   鼬也不動,直盯著櫻的背影,「 啪!」一聲輕響,門打開了,蠍、迪達拉走出來,   站在屋簷下,迪達拉說:「 鼬,下雨了耶!你進來吧!」蠍也望著鼬,   意識到,轉個方向,「 櫻!」   迪達拉一聽,「 什麼?櫻!你來的剛剛好!快點進來吧!」   蠍帶著疑惑眼神看著鼬,鼬停了幾秒,瞄了瞄櫻,「 剛才櫻打了小孩。」   蠍嘴巴微張,怎麼可能??雖然鼬從不撒謊,但這件事令人不敢相信!   迪達拉張大嘴,「 什麼!櫻她真的。。。。。?可是,為什麼?!」櫻握著右手,   雨水從她臉頰滑落,衣服溼透,鼬走向她,大掌握起她纖細的手,   櫻顫抖了一下,鼬的手包住她,溫暖傳遍身體,鼬低聲說:「 妳先進來。」   櫻轉過身,與鼬、蠍、迪達拉走進屋子。 鼬將櫻帶進房間,櫻的長髮滴著水珠,衣服因為淋濕了,緊貼著身體,   鼬打開衣櫃,拿了一條浴巾,看著櫻,她像失魂的娃娃,鼬猶豫了一下,打開浴巾,輕輕的   擦拭她的長髮與衣服,櫻嚇了一跳,鼬溫熱的氣息令她臉紅,   鼬溫柔的說:「 不要緊的。」櫻抬起頭,看著他,   為什麼??。。。要對我這麼好?。。。鼬一句話就安定了櫻慌亂的心,櫻垂下眼,      開口:「 我好震驚,我竟然打了他,2天內,我竟然打了2個人!,我好怕,我怕他們會   討厭我。。。」   鼬挑起眉,「 2個人???」櫻眼神飄移著,不小心說溜嘴了  「 耶?喔。。。嗯。。。那個阿。。,沒什麼啦!」不敢直視鼬的眼睛,   鼬停止動作,「 說清楚,我不相信你打了2個人 」   櫻吞吞吐吐的說:「 我。。我打了佐助。。。 」小心的看著鼬,鼬驚訝的看,   「 什麼!你。。怎麼會?」 櫻再度低下頭,   「 也沒有什麼啦!只是、只是不小心打到的!」櫻隱瞞,她不想讓又知道佐助跟她告白,      鼬直覺性的明白櫻在撒謊,但他知道櫻是不會隨便亂打人的,   「 嗯?是嗎?」黑眸捕捉著櫻逃避的眼神,「 該不會。。他對你做了什麼?!」   櫻猛然抬頭,「 沒、沒有啦!我跟他什麼事也沒有!真的啦!」扯出一個笑,   鼬依然不相信,如果佐助對櫻做了什麼,他絕對不會饒過他,   「 既然這樣,。。。。櫻。」喚了她一聲,   「 耶?」鼬低下頭,吻住她,那以前就想這樣做的。。。。。。   櫻睜大眼睛, 鼬。。。在吻她?!   櫻的香氣繞上他,鼬越吻越深,手環上櫻,櫻斷斷續續的發出聲音   「等。。。唔。。。等一。。。。鼬。。。」鼬抱著她,睜開眼,櫻長長的睫毛蓋住綠色眸子,   鬆開她,櫻大口大口的喘氣,臉頰紅的跟蘋果一樣,鼬露出邪笑,   「 佐助他跟妳說什麼啊?」櫻像是被催眠一樣,毫不猶豫的道出答案,      「 佐助他。。他跟我告、告白。。」鼬眼裡出現不滿,「 跟妳告白?他愛上妳了?」   櫻輕輕點頭,鼬皺起眉,「 你答應他了嗎??」櫻搖搖頭,   甩甩還微濕的長髮,「 我告訴他我有喜歡的人了。」   櫻垂下眼簾,要多久。。。要多久。。。。我才有勇氣讓鼬知道我喜歡她???。。。。      鼬沉默,轉過身,拿了套忍者基本服,遞給櫻,   「 妳先去泡熱水澡吧,這件衣服你先穿,妳濕透了。」櫻點頭,接過來,   轉身,要踏進浴室的剎那,櫻停下,   「 鼬,剛剛的那個吻,是意外嗎?」一句話,鼬挑起眉,       「 不是。」   *        浴室裡,淡淡的白煙瀰漫,浴缸,櫻將身子浸到溫水底下,露出香肩,櫻撥弄著水,    手撫上唇,剛才的那個吻,代表了什麼???    唇上似乎還留著溫度,櫻臉不禁紅了起來,搖搖頭,吸一口氣,將頭潛下去,    不要想了。。。。我到底在做什麼??我好想讓鼬知道我喜歡他!    可是。。。。我沒有勇氣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  *    櫻穿上忍者服,來到客聽,蠍、鼬、迪達拉都在,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。。    迪達拉向蠍點點頭,迪達拉站起身,「 好啦!各位,現再請和我一起去我的房間吧!」    櫻疑惑的看,蠍只是推著櫻和鼬。    「 啪!」燈一打開,櫻喊了出來,「 哇!是誰過生日啊?」    房間裡,天花板各種彩帶,還有氣球,大型的造型氣球一「 生日快樂 」    蛋糕擺在中間,一個一看就知道是迪達拉做的大型黏土娃娃,上面也寫著:生日大快樂!    鼬面帶驚訝的說:「 怎麼回事?」    迪達拉驕傲的說:「 怎麼樣啊?很棒吧!櫻,今天是鼬的生日,我和蠍偷偷佈置的 」    蠍也面露淡淡的得意,櫻張大嘴,「 今天?鼬的生日?」    蠍點點頭,櫻轉向鼬,鼬不否認,「可是。。你怎麼沒說?? 」迪達拉仍興奮的    說:「 來~來~,送禮物!」蠍也遞出禮物,看的出來是忍具,    迪達拉開心的介紹「 禮物可是我親自做的超大型黏土炸彈喔!」櫻尷尬的笑笑,    「 我。。我不知道,今天是鼬的生日。。。」櫻抱歉的說,     「 那鼬就和櫻一起去商店選禮物啊!」蠍提議道,櫻露出笑容,「好啊!看你想要什麼一一」   「 我想不必了。」鼬一句凍結了氣氛, 櫻訝異的說:「 為、為什麼?我還沒買禮物耶!」    蠍褐色的眸子掃過鼬和櫻,「 鼬,該不會櫻就是你想要的禮物吧! 」大膽的問,    櫻的臉馬上紅了起來,「 才、才不會呢!」 鼬只是冷靜的說,「 沒錯。」 櫻笑開來,    「 妳看吧!鼬都說是一一」臉色一變,「 啊~~,鼬你剛剛說、說什麼!?」    鼬重覆一遍,「 沒錯,櫻就是我要的禮物。」    迪達拉曖昧的看著他們,「 既然這樣,櫻和鼬就出去培養感情吧!蠍老兄,妳說是吧!」    迪達拉把櫻推向鼬,「 那我們先走了。」鼬說著,抓起櫻的手,走了出去。    屋外,櫻被鼬牽著在路上走著,櫻回過神,眼睛盯著鼬的手,    鼬的手真的很溫暖。。。。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。。。。    「 會冷嗎?」鼬冷聲說,「 啊?不、不會!」櫻慌忙的說,    「 鼬,我們去你家看看好不好?」櫻小心翼翼的問,看著鼬的側面,    「 我家?」重複說,櫻一付理所當然的回答,     「 當然啊!宇智波一族的家。你畢竟也是宇智波一族的嘛,去看看也好~」    鼬眼裡閃過一絲笑意,「 好吧!」        *     宇智波大宅裡,依然有著寂靜、嚴肅的氣氛,鼬帶著櫻,在周圍逛了一圈,    堅持不進去,櫻撫摸著牆上宇智波的家紋,那充滿驕傲的符號。   鼬一雙黑眸緊盯著家紋,那感覺還很詭異,當初自己將苦無射進家紋,暗示著未來。。。。       一道黑影經過庭院,猛然停下,顫聲問:「 櫻?。。。。。。宇智波鼬?」   櫻和鼬轉過頭,        「 佐助。。。」    佐助盯著他們倆,「 宇智波鼬!你在這裡做什麼?」        鼬不語,佐助仍看著櫻,「 櫻,我上次告訴過你的話,你沒忘吧?」悄聲說。    櫻一震,「 我沒忘。」 鼬疑惑,佐助勾起嘴角,    「 那你也記得,我告訴過你,我喜歡你吧!妳現在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覆嗎?」   櫻垂下眼,鼬深沉的黑眼,掃過櫻,   「 我想。。。櫻不喜歡你。」鼬代替櫻回答,眼神冰冷,    佐助挑起劍眉,「 我想,這還輪不到你說吧!宇智波鼬!」微怒,走向他們。   櫻沉默,「 佐助。。。。」鼬和佐助同時望向她,   「 你也還記得,我告訴過你我有喜歡的人吧! 」,櫻顫抖的說。    「 我知道,我現在要知道的是一一一你喜歡誰?」佐助強硬的說,櫻垂下眼,    不說話,鼬擰起眉,不悅的說   「 宇智波佐助,櫻不想說就不會說的!」冷酷的看著,佐助走向櫻,貼近她,   「 是嗎?櫻?」這樣的舉動令鼬動怒,櫻顫抖,點點頭,   鼬狠狠推開佐助,「 不准你靠近櫻!」鼬將櫻拉到身後,佐助皺眉,也生氣了,   「 我問你!宇智波鼬你有什麼資格管櫻?!你是她的什麼人!」鼬一愣,這個問題令鼬說不出   話來,「 對!沒錯,我是沒資格!那又怎樣?我就是不喜歡你這樣做!」   直接的話語,令櫻抬起頭,「 鼬。。。 」   佐助撫平眉,「 櫻,我們還是私下談談好了。」櫻閃過一絲驚訝,咬住唇,思考半晌,   「 我贊成,可以。」鼬轉過身,看著櫻,眼裡充滿疑問,櫻點點頭,   「 鼬,我想和佐助私下談談。」櫻懇求道,鼬黑眼閃過一絲不悅,   「 你自己處理。」說罷,轉身就走。   < 8章 >      櫻望著鼬的背影,直到他消逝在轉角,櫻才回過頭,望著佐助,「 談正事吧!」  佐助瞇起眼睛,「 我一直只想要知道一件事,你喜歡誰??」 櫻盯著他,   嘆口氣,「 在我還沒跟他告白前,你保證不說出去。」 佐助點頭,櫻卻沒發現在佐助臉上有著悲傷與放棄。。。。      *    鼬獨自走在路上,過轉角,商店街熱鬧的氣氛、商店的霓虹燈,令鼬刺眼。   現在的他不該是一個人來的,原本是和櫻的。。。。。鼬回過頭,退回角落,自己   還是不屬於熱鬧與溫暖嗎??看著櫻堅持要和佐助談的樣子,鼬心刺痛了一下,   「 該死!」一拳打到牆面,雪白的壁多出了一個重擊過的痕跡,手感到痛楚,鼬低   頭望,手紅色的傷痕,滴出鮮血,鼬抬起頭,   現在的他。。什麼都不是了。。。沒有地位、沒有財富、連是什麼身分都不知道!這個   他沒有資格擁有櫻!沒錯!櫻她應該要生活在幸福裡!   鼬撫上胸口,放棄櫻。。。 心會痛。。。。。。 無法用藥物治療。。。。。   要離開嗎??這哩,這個有著溫暖、幸福的地方不屬於他, 鼬垂下眼,   真可笑!當初令人聞風喪膽的宇智波鼬,竟然淪落到這種地步,鼬搖搖頭,勾起一抹   、悲傷、無奈、自嘲的笑,   踏出腳步,    「 鼬! 」背後一道熟悉的聲音,現在卻是要消失的聲音。。。。。。   櫻站在背後約四步的地方, 「 你。。 ,鼬,你受傷了!給我看看! 」視線轉到鼬的手上,   還滴著血,櫻快步走近,手要碰觸到他受傷的手,鼬猛然抽開,   「 鼬。。。?」鼬轉過身,眼睛不再因為櫻而有一點感情,冷酷的聲音響起:   「 你和佐助談好了?? 」諷刺的意味,櫻不解的看,  「 我那邊已經處理好了,你的手一一 」鼬打斷她,「 我怎樣和你沒有關係! 」一句話弄傷     了櫻,她不服氣的喊,「 怎麼會沒關係?!我。。 我。。」 櫻已經不是看護人了,那她和鼬  有什麼關係??   「 是嗎?我知道了,我會保密的,」佐助黯淡的說,櫻不語,   「 快去吧!去和他說,或許”哥哥”這個稱位,是我一輩子真的無法超越的,」溫柔的對櫻   說,「 既然我喜歡妳,就希望你幸福。 」溫柔一笑,轉過身,走近宅裡。   櫻遲了一秒,大喊:「 你不會無法超越的!佐助!因為你是你! 」說完,衝出去,要去   追自己唯一的愛情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  這段情景浮現,櫻和佐助談的情景,沒錯!她一定要說出來!    「 我。。。因為。。我喜歡你!」 櫻鼓起勇氣大喊,鼬一震,    「 我喜歡你、我喜歡你、我喜歡你!」櫻的聲音回響在巷裡,鼬掃過櫻摽開視線的臉,   黑眸恢復了溫暖,真的。。。 真的。。。 他很開心!  櫻害怕的低下頭,害羞的不敢看他,也不敢聽到鼬的答覆,   鼬彎下腰,捧起櫻的臉,櫻面露驚訝,「 妳是想要讓全木葉村的人知道啊? 」       吻上她,帶著幸福的吻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