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自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!

關於部落格
1.兼差.全職都可以
2.時間自由
3.免費加入會員
4.只要認真經營,成果都是你自己的
  • 505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『鼬×櫻』★【愛的顏色是黑色和紅色】( 上 )

第一章『心碎的期盼』 今天,讓我起了個大早,親自動手做了餅乾… 拿著我做好的餅乾,高高興興的出門,看到的將會是心碎的開始。 「呀!天氣真晴朗,嘻嘻…把餅乾送到佐助手中,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?」 一頭櫻色長髮的女孩,心裡小鹿亂撞,帶著期盼的心情,去找暗戀的對象… 走過了好多條街…流了一些汗,我並不在意,我在意的是他的表情和反應。 「嗯…就快到了!讓我不禁有點緊張呢!」我有點羞怯的邊走邊滴咕起來。 「咦!這不是小櫻嗎?你要去哪啊?流了一臉汗。」井野為親切笑著對我說。 「啊?我要去找…」我把視線往旁一移,是…佐助!!! (為什麼他會和井野在一起!!??) 「幹麻不把話說完?」井野的表情變得有點不耐煩。 我又看到… 看到… 井野勾著他的手,對他露出幸福的微笑… 「忘了告訴妳!我現在可是佐助的女朋友哦!羨幕吧?最後的勝利還是落在我手中」她驕傲的說。 (什麼!!!這不是真的吧?為什麼會是這樣??) 櫻手中的那袋餅乾…落在地上… 碎了!徹底的碎了! 就像一顆心…碎了!停止了心跳、停止了呼吸。 「噢!不必這麼驚訝吧?臉色何必這麼難看呢?」 我撿起那袋碎掉的餅乾… 「是嗎?佐助…原來這是你給我的答案啊?那……那…我祝福你們…」 我往回頭跑,眼淚不聽話的流下… 我聽不到… 這個世界的聲音… 第二 章『迫 愛』╳上 我無止境的跑著… 不想停… 注視著前方, 跑著…才能不想起痛苦 我跌了一跤,我疊坐在地上… 那包餅乾,更碎了!! 「嗚…嗚…為什麼…會是這樣的答案…嗚…」我的淚潰堤,沒有辦法停下來。 「那我這幾年來…期盼著什麼?是一個三年前我對你表白後的回覆嗎?…那三年後,我得到的是什麼…?宣告我撤徹底底輸在這場戰役上的訊息嗎?」我大吼著,得不到任何的回應… 櫻悲傷憔悴的神情…傳進了一個人的心裡, 他跳了下來, 一個穿著黑色大衣印著血紅雲的男人從樹上躍下, 帶著一股吸引人魅力,向櫻走去… 故意蹲的和櫻一樣低, 「失戀…?被佐助甩了…?」兩個非常敏感的詞彙進了櫻的耳中… (好熟悉的聲音…他是!!!) 「宇智波 鼬!!!」櫻露出一臉驚訝看著他。 「怎麼?看到我有這麼驚喜嗎?呵…」他托起櫻的臉,用紅黑色的眼眸,對上她有如綠寶石發亮的眼眸。 「你…幹什麼??」 「加入曉吧!和我在一起,會比跟佐助在一起好…」 (這是什麼話啊?我和曉可是敵對關係呢!更何況他還是佐助恨之入骨的對象,和他在一起??他神經錯亂啊?) 我趁他不注意的時候,擲出了引爆符… 「不可能!!和你在一起只會讓佐助更恨我,宇智波鼬,你休想我會加入曉!!!」 往樹上跳,這麼近擲出引爆符,他一定被炸個正著。 煙散了!怪了…不可能,他怎麼可能不見呢…? 「怎麼不見了?不可能!」 「找我?這點程度的攻擊是傷不到我的,春野櫻妳為了攻擊我,卻讓自己受傷,何苦呢?」鼬站在我後面撫著我的頭髮。 「你走開!!!」 我失了足,不小心跌下樹… 第二章『迫 愛』╳下 「啊!!!」不自覺的叫出口。 (嗯…沒摔著?怎麼一點也不痛?) 我睜開眼,對上的又是那雙黑紅色的眼眸… 「嗯…」我還沒回神。 「嚇到了?」 他把我放下, 怎麼又是他…真討厭。 「你、你幹麻管我?」我不服氣的站在他面前叫著。 「我只是對妳…有興趣?這樣可以吧?」一抹邪笑在他表情上露出。 他將我強壓倒在地板。 「什麼歪理!!放開我。」 「不要,可以嗎?」他露出微笑。 「你………嗯」 他把唇貼緊在櫻的唇上,強吻她… 放肆的將他的舌伸近他的嘴中,嚐那誘人的芳醇,像酒一樣醇美, 儘管櫻再怎麼用力的打他,想要掙脫…卻都被他抵制住。 (嗚…他怎麼可以這個樣子?他去死、去死…去死幾次都沒有辦法贖罪。) 好不容易掙脫了… 「跟我回去曉…」他認真的對我說。 「嗚……」我用雙手摀住嘴。 嘴中都是那惡人的唾液… 「咳……」好噁心,我將唾液全吐到旁邊。 「嗚…嗚…你走開!」止不住的淚漓了我滿臉。 「這麼討厭我嗎?不過,你還是得和我回去。」 (我好像被什麼打到…好模糊…我看不清楚…) 鼬不得已,使出了手刀,強行將櫻帶走了! 第三章『退潮的刀疤』   (佐助…為什麼要這樣對我…?) 「佐助!不要這樣對我…不要」櫻被驚醒。 「…嗚…這裡是哪?」她神智不清的說著。 「曉。」 「曉…?」她一臉茫然… 櫻往後推了幾步,倒進了鼬的懷中… 「夢到我那愚蠢的弟弟拋棄你…對吧?」他的嘴角揚起笑。 「你走開!不要碰我…不對!他沒有拋棄我」他的話語又漂入了我的耳中,回盪著。 「我不會放手的…妳不需要在我面強裝堅強,我要的是妳在我懷中釋放妳的悲傷,裝堅強又如何?妳還是活在痛苦和悲傷中。」 鼬的話… 令我心頭震撼… 他憑什麼對我說出這種話? 他怎麼知道,我在裝堅強? 「你為什麼知道?」 「……」他不語。 「為什麼我在想什麼你都知道,佐助他卻永遠都不知道。」櫻的眼主動的對上他的眼。 「我和愚蠢的弟弟是不同的…」 他為什麼可以把話說的那麼理所當然? 可是他的眼中,卻透露著一股令人不解的氣息。 櫻撲入這次很意外的主動撲入鼬的懷中, 他的懷中,是溫暖的… 「我好像沒有辦法恨你。」櫻不自覺的緩緩說出每個字。 「是嗎?你會慢慢習慣這裡的,習慣我、習慣其他曉的成員。」 鼬撫著櫻髮… 他──好像      愛上她了! 她──也好像       不是那麼的討厭他。 即使是他曾經對她做出強吻的舉動… 好像── 也不想對他計較了… 突然有人打開了門。 「哦!鼬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?我怎麼都不知道?嗯」迪達拉講著。 「迪達拉,吵死人了!吵什麼勁啊?」鬼鮫有點不爽的從隔壁房前來一探究竟。 「鼬,有女朋友了啊?哈哈哈!」鬼鮫豪爽的大笑起來。 「……出去」鼬一臉不高興的喊道。 「別這樣嘛!哄誰啊?嘻嘻…讓我瞧瞧。」迪達拉沒把他的話聽進去,越走越近。 「給我出去……」他再次用低沉的聲音喊道。 「好嘛!好嘛!出去就出去,反正你等等要跟我們介紹這小姑娘是誰,不然我就和蠍還有鬼鮫一起聯合來纏你們。」 迪達拉關上門, 鬼鮫也有自知知名的先行回房去了! 「真是囉唆…」 鼬的脾氣好像不大好, 他討厭有人打擾他… 「那兩個大哥哥是誰?」櫻一臉疑惑。 「我的夥伴,曉的成員。」他回答的很簡潔。 「鼬哥哥…我想以後這樣叫你會比較好吧?」 「隨便……」 他低頭吻了櫻的額, 他知道她有一天會愛上她, 他期待著懷中的人, 更成熟、甜美,就和果實一樣… 第四章『放不下的心』 「佐助!…」 (夢嗎…?) (我好像還是常常夢到他,為什麼…?是對他還殘留著一點留念嗎?) (還是……期盼著,一絲絲、一絲絲…渺茫的希望,渴望他給的一點愛…? 一點點就好了…) 「佐助!為什麼?我滿腦還是你、是你的身影…?」櫻情緒激動的落下淚。 「櫻…」鼬主動的抱著她。 櫻掙脫了他的胸懷… 只是,想在見他一面, 一個讓櫻常常掛念在心中的人。 明明知道會受傷、明明事實在眼前上眼… 眼框溢滿了淚, 奔出房、奔出曉… 奔出鼬的懷抱… 「櫻!!」鼬大喊。 他隨著也奔出房… ╳ 「小櫻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嗎?嗯」 迪達拉拉開門坐在塌塌米上,和隔壁的鬼鮫說話,兩人的表情滿臉惺忪。 「唉…我想,小櫻還沒走出失戀的陰霾吧!畢竟是這麼苦澀的單戀。」鬼鮫露出好像可以感同身受的表情。 「是嗎?聽人說過愛也是藝術的一種。」迪達拉深思。 「……很少吧!藝術中的愛,我無法想像。」蠍從房中回了一句。 「或許我們還沒遇到的真正的愛吧!愛就和萌芽的幼苗一樣,慢慢長大,需要水和陽光滋養他、需要經過好幾回的狂風暴雨,才會茁壯吧!這是書上寫的。」 迪達拉回頂他一句… 「嗯…有點想像空間了!」鬼鮫點點頭。 ╳ 「櫻!」鼬著急的向前方喊道。 「不要…跟上來…我只是、只是想再看看他,這是最後一次了…好、好嗎?」 櫻哽咽的聲音… 不禁讓人起了陣鼻酸。 鼬想追上櫻根本是輕而一舉, 他抱緊情緒不定的她。 「這次…我陪妳好嗎?」鼬撫著她飛揚的粉色櫻髮,一陣櫻香讓人沉酣。 (鼬哥哥的胸膛…為什麼總是這麼溫暖呢?為什麼他的心跳會這麼快?) 「……」她沒回。 她只聽的到他的心跳和呼吸聲, 他又再一次撫平了她激動的情緒… 輕撫著她心頭的傷口, 不要再讓傷口隱隱作痛… 「鼬哥哥…告訴我,愛一個人為什麼心會這麼痛?」她默默的說出口。 櫻望著他… 「……」沉默了一會兒。 鼬輕皺了眉,才開口。 「因為,他並不值得妳愛。」他輕輕的替櫻拭去淚。 鼬的話進了耳中,有種讓人徹底覺悟的感覺… 麻痺了體內每一條神經,令人無法繼續胡亂思考。 「……」她的翡綠瞳孔睜的很大,停了思考。 「走吧!最後一次,去木葉見他。」他抱起櫻。 「好…」她輕勾著他的脖子。 有一陣子… 我沒回木葉, 因為我怕看到他們兩個在一起, 他們親密的樣子, 會讓我窒息、無法冷靜… 漸漸的有點忘了第七組、師父和師姐, 在木葉的回憶、出任務時的回憶, 慢慢的淡了… 但,卻放不下…佐助。 回木葉的路,好像…有點漫長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