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自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!

關於部落格
1.兼差.全職都可以
2.時間自由
3.免費加入會員
4.只要認真經營,成果都是你自己的
  • 505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『鼬×櫻』★【愛的顏色是黑色和紅色】( 中 )

第五章『黑夜-對立』 黑夜中,躍於樹林間的血紅雲黑影, 抱著櫻髮女孩, 格外引人矚目… 櫻髮女孩勾著他的脖子, 用翠綠色的眼眸對上他黑紅的眼眸, 她靜靜的看著他… (我看不出來鼬哥哥是滅了宇智波一族的殺人兇手,在他面前,我可以不用裝作堅強。為什麼…他的眼眸中總是透露著一股使人不解的氣息?…)櫻現在想的只有關於鼬的問題。 躍越過多少樹木?吹了多少的晚風? 終於, 木葉忍者村到了! 深夜…不得從門口進入, 免得遇上警衛,驚動了火影和其他上忍, 到時候鼬一定難以脫身。 「櫻!抓緊我,我要抱著妳躍牆進入木葉。」鼬很小聲的在她耳邊說。 「好!」櫻抓緊著鼬。 在黑夜中,無聲無息的偷偷進入木葉。 「鼬哥哥,真難為你了!讓你陪我來這麼危險的地方。」櫻小聲道。 「不會…」鼬也小聲回道。 他繼續抱著櫻, 在木葉忍者村的屋簷和屋頂上輕躍, 佐助的住所… 離櫻和鼬來說, 越來越近、越來越近… 鼬小心的躍下地面,怕一有個閃失, 以現在的狀況,被人何人發現, 對他和櫻都是不利的。 「佐助…」櫻小心翼翼的靠在窗口凝視著他。 「佐助!」有一個很令櫻敏感的聲音從內傳出。 井野走到佐助身旁,攀著他… 親著他的臉頰。 (是井野…!?為什麼這麼晚她還在佐助家?!他們…在幹什麼?) 「嗚…」難免又是一陣憂傷在心頭回繞。 淚水老是這麼不爭氣,是我懦弱嗎? 心頭總是放不下這個人,是我太執著嗎? 身邊有鼬哥哥這麼好的人陪,我在逃避嗎? 逃避鼬哥哥對我的好、對我的溫柔或者是安慰… 因為我怕我會愛上他吧!?我怕會忘了佐助吧!? 晚風很容易讓人著涼… 「咳…」小櫻在窗外咳了一聲,這聲可真不小。 「是誰?誰在窗外?」井野驚覺。 佐助迅速的走向窗戶… 他頓時瞪大雙眼, 心中的怒火,在此刻燃燒起來。 「宇智波鼬!!!還有……春野櫻!!!你們在這幹什麼?」佐助大聲喝道。 他從屋內奔出屋外。 大事不妙,被他發現了! 井野也連忙跑出來… 「小櫻!?這陣子上哪去了?好久沒看到妳了!」井野的表情驚訝。 「宇智波鼬!!!納命來…」佐助用一雙憤恨的眼睛望著鼬。 四周充滿著強烈的殺氣, 是憤怒和怨恨。 「佐助!別激動啊!」井野在一旁喊著。 「少囉唆!誰都無法阻止我要殺了這個男人的決心。」佐助根本聽不下任何規勸他的話。 「小櫻!還待在哪邊做什麼?妳知不知道跟那個男人在一起有多危險?」井野的表情很緊張,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。 「我…不打算繼續住在木葉忍者村了!」櫻一臉無神。 「你想當木葉判忍嗎?醒醒啊!妳想讓綱手大人對妳失望嗎?」 「當判忍又如何?木葉也已經沒有我能待的地方了!離開對我也好,對你們也好。」櫻堅決表示她想離開的決心。 「……」井野被她的堅決態度嚇得啞口無言。 一股強烈怨恨伴隨著大量的查克拉,  佐助使出千鳥, 朝著鼬衝過去, 他的表情,恨不得這一下就可以把他打的粉身碎骨。 「小櫻!!」一個很耳熟的聲音,從小櫻的後面傳來。 「鳴人?!」櫻不自覺的回頭望著他。 「愚蠢的弟弟呀!難道你以為千鳥可以傷著我嗎?」鼬抱起櫻,躍上屋頂,輕易的閃過佐助的千鳥。 黑夜中,對立的場面… 免不了… 憎恨和殺氣,在四周圍繞, 第七組的感情、第七組的回憶?! 不禁又在這三個人聚在一起的此刻,勾起… 第七組的一切,將在這樣的場面,痛心的畫下句點… 第六章『破裂』 黑夜,局面對立, 五個人互相對看,不發一語, 怨恨和哀傷混成了一團, 複雜的情緒,也許── 該做個了斷。 「哼!沒使出全力打打看怎麼知道?你給我下來。」佐助怒道。 「勝負早就很明顯了!就算你用幾次千鳥攻擊我也是沒用的。」 兩雙黑紅色的血輪眼互相對望。 「鳴人,快勸勸小櫻呀!她居然說她要當判忍。」井野一臉驚慌。 「小櫻!快點回來,那個男人可是殺了宇智一族的人啊!」鳴人對著櫻大喊。 「……」櫻皺了眉,搖搖頭。 「不可以跟他在一起,不要讓大家對你失望了!好嗎?」 「……」櫻還是沒開口說話。 「為什麼不說話?!!春野櫻回答我!」鳴人對著櫻怒吼。 他的心忐忑不安,她的心緒混亂不定。 過不久,她開口了! 「那…我所期盼的呢?不是也讓我失望了嗎?我失去了一切,我已經無法在繼續待在木葉忍者村了!」 她哭喪著臉說道,哽咽的聲音, 不禁惹人引起一陣鼻酸,酸到心裡。 「笨蛋!!!你在說什麼傻話啊?你還有我啊!還有綱手奶奶、卡卡西老師……很多很多的人都一直在你的身邊,不是嗎?」 「以前的春野櫻已經不存在了!這麼多人在我身邊有什麼用?我難過…有人知道嗎?沒有吧?!」櫻一臉失望落寞。 「何必這樣想,何苦呢?把大聲的痛苦說出來給我們聽,我們來幫你分擔痛苦啊!」井野說。 「你們,並不值得她信任!」鼬開口怒道。 「你有什麼資格這樣說?你又能讓她信任嗎?」 「我可以,但是你們不行!因為妳就是害櫻傷心的根源,妳和佐助給她一擊重重的打擊,這樣妳可以讓她信任妳嗎?」鼬揚起嘴角,不屑的笑。 「……我…我…」井野當場被批評的臉色難堪。 「說不出話了?」 「身為一個忍者,她也應該知道情場如戰場,在戰場上要經歷過多少考驗和打擊吧?」佐助回道。 「你不懂,在情場上你們也只是普通人,不是忍者。」 「鼬哥哥,別和他們說了!多說無義,走吧…!」 失落的情緒,不知從何而起, 我覺得這一切── 好難受。 「小櫻!你想這樣就走了嗎?這樣算什麼?」鳴人流淚怒吼著。 「宇智波鼬!春野櫻!兩個判忍想走有這麼容易嗎?」佐助臉上沒有絲毫同情,他有的只是現在滿腦憤怒。 「妳…妳這個禿額頭,這樣的打擊?就被打垮啦?可笑!想離開?有種就打贏我啊!」井野突然開口,握起苦無,示意要櫻下來跟她決勝負。 「櫻,看來不得不在這裡開打了!井野交給你,我對付其他兩個。」鼬很細聲的在櫻耳邊說話。 「好…」 「那,我和櫻就陪你們玩玩吧!」 櫻和鼬從屋簷上躍下。 「宇智波鼬,我一定會打敗你的!」 「鳴人!別插手,我一定要…親手殺了這個男人。」佐助大吼,他決定要在這,和那男人決一死戰。 「哼!小櫻,我一定會打贏妳。」 ╳ 戰鬥已經開始了! 井野朝小櫻的方向迅速擲出五之苦無,很可惜, 那只是小櫻的影分身罷了! 櫻不知何時,已經到了井野的背後,井野的手,被劃了一刀, 「妳…什麼時候?」井野很吃驚。 「豬頭井野,妳有太多破債了!」 「什麼??!!」 「有空隙!!看招。」櫻狠狠的在她臉上揍了一拳。 井野的嘴角流出一道鮮血。 「真有妳的,勝負還很難說呢!」 兩人的激戰還持續著。 ╳ 「宇智波鼬,我就不信這招打不死你。」 鳴人快速的聚集查克拉,一顆圓形的球,在他的手上轉動著。 「鳴人!我說過了!別插手。」佐助對鳴人怒吼。 「我管不了這麼多。」鳴人已經朝鼬衝去。 「新忍術?我還滿期待的,呵呵!」鼬露出邪笑。 「鳴人!!!」 一個聲音,讓眾人,目光朝向他,停下攻擊的動作。 他是…… 眾人表情在看到他的那剎,同時一致… 第七章『淚』 大大的滿月照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身上, 『宇智波鼬!膽子不小嘛?還敢回來木葉!?』男子撇起嘴角。 白色的明亮的月光成了他的背景, 屋頂成了他的舞台, 他把手指向鼬── 「飛蛾投火、自尋死路,休怪我無情…」他很有魄力的望下吼著。 披著白色頭髮,像刺蝟一樣的髮型… 眼睛死盯著鼬和想背叛木葉的櫻, 沒錯,他──就是人稱傳說中的三忍之一【自來也】。 「喲…三忍之一的自來也!!」 鼬心想(這下不利,居然來了個狠角色…) 「好色仙人,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裡?」鳴人驚道。 「鳴人!跟你說過多少次了!不要叫我好色仙人…」 「喔…先不提這個,快想辦法把小櫻留下來呀!」 當鳴人話還沒說完時, 鼬抱起櫻,打算離開木葉忍者村… 「到了這種地步還想走啊?你想木葉是你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的地方嗎?」 「鳴人、佐助、井野,緊急命令,我們一起要把宇智波鼬拿下。」 「是!」 鳴人和井野回了話, 佐助卻不吭半聲… 「怎麼?佐助,你有什麼問題嗎?」自來也問道。 「我想要親手解決這個男人,請你們不要插手。」佐助怒吼。 「現在管不了這麼多,先抓起來在說吧!」鳴人已經先朝鼬衝了過去。 鼬想走,卻走不了… 對方有4人,而且其中一個還是難纏的三忍… 咻咻咻── 當他不經意恍神時,數十把苦無從他四周飛來… 他回神的那剎已經來不及躲避, 他將黑色大衣脫下,圍在櫻的身上,將她壓倒… 用背替櫻擋下數十把無法閃躲的苦無… 「不要!!!」櫻瘋狂似的大叫。 苦無無情的插在他的身上, 流下了一道一道的血痕… 血馬上染紅了他整個背。 櫻好激動,她想爬起來… 卻又被鼬壓下去。 「嗚嗚…不要這樣,我不要你替我受傷…」淚水很快又盈滿了眼框。 「是嗎…可是我如果看到你受傷,我會更難過…」鼬有點勉強的對櫻露出微笑。 「苦無上塗有毒,更何況暗部的人等等就會到了!想走也走不了…」 櫻聽到了自來也說的話, 越來越激動…她呼吸急促…血液像在身體各處亂竄一樣, 她感到緊張,卻又很害怕… 淚越流越多…無法拭去,     她怕…一直守在她身旁的鼬哥哥, 會被暗部抓去拷問…那是非常恐怖又可怕的酷刑… 「鼬哥哥…」櫻抓緊著他。 「小櫻…別怕」他輕輕的將他的嘴上他的唇。 溫熱的感覺從唇流進血液…順著血液流進了心… 「你們這些死人是沒聽到我說話嗎?我叫你們不要插手,這是我和他的事情,不要隨便插手…」佐助比剛才更生氣了! 「到時候看情況如何在讓你們單獨作了斷吧!反正暗部是不會隨便就殺死他的」自來也說。 ╳ 暗部比想像中來的快… 迅速的從屋上躍下, 數十名暗部忍者將宇智波鼬制伏… 「不要!!放開他…你們這些混蛋…」小櫻瘋狂的發起了怒。 她抓起了身上所有的苦無擲向暗部…其中有幾支上面貼著引爆符, 爆炸聲四起,自來也抓住櫻。 「麻煩你們了!速速把人帶走吧!」自來也命令他們將鼬帶走。 「不要走!混蛋!…」小櫻出口罵那些暗部忍者。 但他們頭也不回…快速的離開了現場, 留下的是滿地的血跡和散落一地的苦無… 第八章『牽掛』 鼬被暗部帶走了… 這件事情很快的就傳到了綱手的耳中, 鼬和櫻兩人在半夜偷偷潛入木葉,鼬被拿下,交由暗部處理審問。 櫻呢? 自來也和綱手兩人仔細詳談過後… 決定將她軟禁在家中,綱手請了專人嚴禁看守, 下令絕對不允許他們兩人見面。 這是多麼殘酷的事實, 櫻就如同一隻鳥, 失去了羽毛,同時也失去了自由, 不能翱翔在湛藍的天空… 「小櫻,吃飯吧…」靜音每天都會按時送食物過去。 「我…一點也不想吃…」櫻每次只是冷冷的回了這句話給靜音。 她的淚…哭了三天三夜, 乾了…哭不出來,心仍繼續在流, 那不是淚,而是… 『血』 「這已經是妳第三天沒吃飯了!妳想要餓死自己嗎?」 雖然靜音知道,她滿腦子掛的都是鼬,也因為他,她失去了她原有的笑容。 「……」她沒有理會靜音。 「他真的值得妳這樣做?如果妳不想讓他擔心妳,妳起碼也要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,這樣摧殘妳自己,他知道的話…他會更難過的。」靜音憤憤說道。 她這個做師姐的…真的不希望看著小櫻這樣, 才三天,她就削瘦成這樣, 這種自我折磨,不得不讓人心疼… 明明愛是活下去的動力, 如今失去了…才發現,不夠珍惜… 拆散…這就是懲罰嗎? 無法傳達的愛,如今卻成了墮落… ╳ 暗部地牢… 裡面是多麼冰冷孤寂,誰也不想待在那, 令人莫名的恐懼…不禁使人莫名的壓迫, 狂打寒顫,冷汗直流… 對暗部忍者,這感覺早已成了習慣, 這種感覺,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… 「判忍-宇智波鼬!我問你的話,你到底有沒有聽到?」執行拷問的忍者,語氣中充滿了不耐煩。 「呵…」鼬沒注視著他,只是看著地板苦笑。 「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吧?敬酒不吃吃罰酒。」他從夾起了一塊燒得發紅的黑炭。 他在示意,如果不回話… 下場,鼬心知肚明。 「到底要說還是不說?」 鼬把視線轉移到他身上… 「……」他還是沒說話。 看那黑紅色的眸子,帶著許多讓人不解的感覺… 鼬,讓人深不可測,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麼。 「那就給你點苦頭嚐嚐。」他將紅炭印在鼬堅挺的胸膛上。 熱氣往上直冒,參雜著一點焦味, 皮燙的發紅,殘留著一點炭的碎屑。 鼬沒有表情… 他看著炭,又將目光轉到拷問者的身上, 對他……露出了一個笑, 那個笑,很邪… 拷問者吃驚,將夾子上的炭丟開… 那炭把皮膚燙的又紅又腫。 (好…恐怖的人,他居然,對我笑,越想越覺得……)拷問者不禁冒出了冷汗。 拷問的方法…不只如此, 還有更殘酷的。 ╳ 曉的人,等了三天, 等不到鼬和小櫻回來… 心頭不禁有些慌了起來, 他們,大概遭到木葉忍者村遭到不測! 大伙兒大致上,都料想的到。 「我們…要不要去木葉救鼬呢?」鬼鮫內心的擔憂,全部一字不露的寫在臉上。 「他或許…遭到不測,嗯。」迪坐下盤著腿,靠在牆邊。 蠍在房間裡面走來走去, 心情顯的無法安定下來。 「雖然我不是很喜歡那傢伙,不過…他未免也太離譜了些,三天沒回來,這並不像他會做的事情。」他也忍不住開了口。 「要救他,其實並不難,我們只要策劃好計畫,做好準備,木葉的忍者算什麼…」 「迪說的不錯,趁現在我們擬定好救人路線,準備好裝備,養神休息,明天就可以去救人。」鬼鮫搭著小迪的話,接著講。 「我想,鼬大概是被窘困在木葉的暗部專屬拷問地牢吧!如果以一個判忍來說,被逮,應該是會被關在那…」蠍拿著紅筆對著地圖畫一個紅圈,將木葉的暗部地牢圈起來。 「至於進入木葉的話,你們可以坐我的黏土鳥潛入,在空中,我們佔有較高的優勢。」迪接著道。 「那既然確定了!還等什麼,我們趕快去準備自己該做的吧!」鬼鮫的樣子急迫。 策劃好計劃, 大夥回到了各自的寢室, 準備東西,養足精神, 明日晚上三人將一同潛入木葉忍者村… ╳ 困在地牢的他,掛念著她… 被軟禁的她,時時想念著他… 她不惜付出任何的代價, 為了想見他一面… 他寧願為她流血受傷, 只為了保護她的安全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