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自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!

關於部落格
1.兼差.全職都可以
2.時間自由
3.免費加入會員
4.只要認真經營,成果都是你自己的
  • 505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『鼬×櫻』★【愛的顏色是黑色和紅色】( 完 )

第九章 『殘缺的愛』--- * 在一個彷彿被絕望與孤寂給侵蝕的房間裡,只見一抹粉色身影呆愣在角落邊,望著那被封緊的窗戶,期盼著什麼出現,心中仍是無助。 翠綠的眼眸裡,呈現的只有空洞,但腦海中仍是不斷得盪漾著昔日的漣漪。 ╳ 日複一日,靜音今天還是定時送飯過去,她還是會勸勸櫻,放棄和宇智波鼬在一起的念頭。 「小櫻,吃飯了!」靜音像往常一樣的送飯過去。 「‥‥‥」粉色女子仍沉默不語,而她的神情則顯的憔悴,嬌俏的臉蛋也不再擁有任何的笑靨。 「小櫻!拜託妳至少…」 「靜音師姊…」話未說完,就已被打岔。 「怎‥怎麼了?」 「讓我出去好不好?……」櫻提出了似乎不可能的要求。 「不行‥‥」靜音仍是堅決的拒絕。 「求求妳…」 「拜託妳讓我見他一面!!」 「什麼都可以答應,但是就這件事情我無法作主…」 她沉沒了一下子… 「對不起,這是綱手大人的命令,小櫻妳不要再為難我了!我實在無能為力呀!」 他們兩人,即使見了面,鼬也不可能有辦法跟櫻在一起吧…… 因為‥‥ 他是個判忍。 「吃飯吧‥‥小櫻‥‥別再想著他了。」 「我不吃了‥‥我不餓‥‥」 「那我先走了,我待會再過來。」 明明好久沒吃東西了,卻仍是堅決的說不餓。 為什麼‥要那麼執著呢?‥‥ ╳ 「‥‥先生‥‥」櫻打開了門,對著守在外面的看守員說道。 「抱歉!請妳立刻進去!」看守員保持著警戒的心態回道。 「不‥不是的,只是‥‥」 「只是什麼?!」 「能不能請你過來一下?」 「不可以,我必須與被軟禁者保持距離。」 「我有個麻煩,拜託啦,真的需要你幫忙一下!」 「好吧,請問是遇到什麼麻煩?」看守員邊說邊緩緩的走到櫻那裡。 「就那邊的水管壞掉了,能請人幫我修一下嗎?」櫻用手指指著水管的位置。 「哪裡啊?!根本沒有壞啊!妳居然騙‥呃!‥‥」倏地,看守員被櫻猛力的一擊而不支倒地。 「不好意思,請你暫時睡一下吧!」 櫻迅速的往地牢的方向奔去,臉上帶著想見鼬一面的心情。       至少讓我見他一面‥‥      就算會被抓去我也無所謂!     因為有句話我一定要對他說‥‥        ╳ 蠍他們搭著迪達拉的黏土鳥,過了一段時間…木葉已經近在眼前。 「好了!該行動了!大夥們!」他們已準備從地牢開始進攻。 「你們是誰?!!不准進來!!!」 暗部忍者與曉的人紛紛進行了一場廝殺,拼了命也要把鼬救出來。 「鬼鮫!你快去裡面救鼬!」 鬼鮫趁廝殺正激烈時,迅速的潛入地牢裡。 (奇怪‥‥那邊怎麼有個人影‥‥?) 因為四周光線不足,顯的十分黑暗,所以鬼鮫看不清楚那人影到底是敵是友‥‥ 「誰?!是誰?!!」明亮的聲音迴盪在地牢裡。 「小櫻?!妳是怎麼進來的啊?!」鬼鮫偶然撞見了那抹粉色身影。 「鬼鮫哥哥?這‥‥其實說來話長‥‥」 「總而言之,快點去救鼬吧!」兩人紛紛搜索了所有的牢房 ,最後找到了鼬,但他的身軀看起來似乎變的消瘦,就跟櫻一樣。         原來‥‥  他也是,這幾天來‥‥從不吃任何東西‥‥      憔悴的模樣更是令人不捨‥‥ ╳ 「鼬!你終於出來了‥‥」一道聲音從地牢門口中傳來。 「師父‥‥怎麼會‥‥?!」櫻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綱手。 「小櫻‥‥我對妳很失望!妳不僅違抗了命令且還救了判忍!!那麼‥‥後果‥你自己知道了吧!」 「鬼鮫!妳快帶櫻和其他人一起走!」鼬似乎打算犧牲自己,於是便留下來戰鬥。 「等等!我不走!我要留下來!我絕對不要讓你獨自一人在這!」櫻大吼著,她不想失去他,她好不容易確定了自己的感情‥‥怎麼可以‥‥就這麼的逃走呢?!! 「我可以的!!快走!!」 「小櫻!我們快走吧!!」迪達拉等人趁機坐上了黏土鳥,而鬼鮫正拉著遲遲不肯離開的櫻。 「你們別想逃!!!」綱手忿忿的衝了上去,但卻被鼬給阻止。 「妳的對手是我!」黑紅色的眸子放話道。 「放開我!我不要離開!!」櫻還是持續的想掙脫鬼鮫的拉扯。 「我不要走~~~!!」櫻的眼框已泛紅,無數滴眼淚從眼眸中落下。 「走!!!」鼬邊吼邊與鋼手戰鬥著。 然而櫻終於被鬼鮫拉來坐上黏土鳥離開了,櫻再怎麼掙扎也無法下去。 「不要~~~!!!!」櫻大吼著,但即使這樣‥‥也無法改變什麼。 「小櫻,記得我,依然…愛你」 他一邊應付著綱手的攻擊,一邊朝著天空大喊。 鼬知道,自己的命可能不保…苦澀的笑著, 隱隱約約的,他的眼框也泛紅…低下淚… 她聽到了!卻不能改變什麼,無能為力…一股深深的心痛湧上心頭           為什麼!?    我為什麼又讓機會從我手中溜走‥‥      明明可以‥‥傳達我的心意‥‥        我應該要堅持留下‥‥       結果‥‥命運的捉弄‥‥        我還是沒辦法親口對他說‥‥         我愛你嗎?‥‥ 第十章 【悲傷催眠】 我想要學會自我催眠 痛覺會少一些 潛意識作祟 想著想到失眠 我躺在沒有你的房間 寂寞更加明顯 我漸漸的自我催眠 卻回不到從前 ╳ 在基地裡,櫻忐忑不安的心情,就像房裡的擺鍾聲… 滴答、滴答… 心情也是,左右晃盪搖擺,找不到一個安心的定點。 櫻眉頭深鎖,攤在塌塌米上… 感到…      “好無力” ╳ 這幾天下來,蠍和迪達拉,不斷打聽鼬的下落。 他們希望鼬是活著的… 如果他走了… 一切的變卦,讓人難以想像、不敢繼續在想。 櫻, 會有多難過?多哀傷?她還會有勇氣活下去嗎? 想到這裡,兩人的心頭沉重的喘不過氣。 深怕再也見不到那雙深遂的黑紅色眼眸… 在木葉忍者村的森林外,塵土飛楊的土地上, 躺著一個全身沾染著血的男子… 散著長髮… 手中還抓著一片“被血染紅的櫻花辦”, 他已經… “沒有任何氣息”。 ╳ 『鬼鮫!出來一下。』蠍在門外的院子喊道。 鬼鮫急促的腳步聲,由小到大又由大到小… 他出了門外,走到院子。 『啊──』傳來一聲大大的驚叫聲。 映入眼簾的一切,讓他不敢在想… 『噓!小聲點,你想讓櫻妹妹聽到嗎?』蠍和迪對鮫比了個手勢,示意叫他安靜。 櫻剎時回神過來,按耐不住內心的著急隨之也奔向院子… 院子那的三個大男人,聽到櫻的腳步聲往這不斷傳來, 越來越近、越來越近… 三人同時一致,站了一排在散髮男子的前面,想擋住櫻的視線。 櫻和他們對望了好久,不知過了幾分鐘,才開口… 『你們後面…有什麼東西?』 『櫻妹妹,沒什麼…東西』迪尷尬的苦笑。 試圖想暗示小櫻聰明一點,不要在問下去了! 『鼬哥哥呢?還沒找到他嗎?』淚水莫名的在櫻的眼框打轉。 『還、還…還沒』鬼鮫的表情不安。 『不!我不信!你們讓開!讓我看看後面是什麼。』她推開三個阻擋在眼前的男人。 她不敢相信── 那不是、不是她想要看到的事實啊! 如今,事實卻赤裸裸的擺在她的眼前,叫人不得不相信── 那是… 鼬嗎? 那是… 鼬的屍體嗎? 頓時── 她和鼬記憶的片段,不停的閃過眼前, 『停!!!』她崩潰的大喊著。 記憶卻不斷的閃過… 『櫻妹妹,鼬他已經、已經…』迪哀傷的神情,在也無法掩飾下去。 『不!不要再說了!告訴我這不是對不對?』她試著想要逃避眼前的一切。 但是── 一切都逃不了…避不掉。 『櫻,這一切已經確確實實的擺在大家的面前,誰也…騙不了誰。』蠍開口說話,聽的出來,蠍的聲音有點哽咽。 眼前三人的臉龐已被沉重的臉色掩蓋住… 『可不可以告訴我…他只是睡著而已、只是睡著了而已。』櫻淺淺的對著三人笑。 櫻想自我催眠,或許痛覺會少一點。 那個笑看了更讓人心酸,有種心痛,無止盡的瞬間衝向心底的最深處。 四個人低下頭,陰雲籠罩著天空… 當下四人再沒有說任何一句話,他們已經痛到不知該說什麼, 內心翻起了一股足以吞噬精神的潮水, 強大的打擊,已經逃不掉… 好像隨時都會徹徹底底的 “全盤瓦解”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