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自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!

關於部落格
1.兼差.全職都可以
2.時間自由
3.免費加入會員
4.只要認真經營,成果都是你自己的
  • 505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 鼬 櫻 】鏈 櫻 曲 ( 上 )

一名櫻花色長髮女子呻吟著,「唔…我…我不會加入…我要永遠陪著大家……」突然女子一個翻身動作,讓她以最難看著姿勢,跌在床下,一個漂亮的狗吃屎。   「啊!痛、痛哇!」女子因為後腦杓的劇烈疼痛而驚醒,以手肘支撐身體重力,另一隻手揉揉她可憐的腦袋。   突然女子重心不穩,身體搖晃了一下,肩膀不小心撞到櫃子,櫃子上的信就這樣飄了下來,落在地板,「痛哇!---咦?這什麼?」女子叫了一聲,但隨即看到有信落下,就起了身,將信撿起來。 “  春野櫻 小姐 收  ”      “囍” “新郎:宇智波 佐助 新娘:山中 井野” 這是…囍帖…是啊…她怎麼這麼糊塗,忘了今天是佐助跟井野的婚禮…… 她好迷糊,難怪……佐助選的不是她…… 小櫻撥了撥自己凌亂的櫻花色長髮,她該去的不是嗎?   一個是她摯愛的男人,一個是她最好的朋友。 她不能不去,不是嗎?   小櫻雙手扶著櫃子,好支撐自己的重力,讓她起來。   她走到化妝台前,畫了淡妝,對鏡中的自己,說道:「不能洩漏感情,走出了這扇門,妳就是木葉的媚姬--春野 櫻。」   小櫻綠色瞳孔閃過一絲憂鬱,但卻隨即消逝,那速度快到連她自己都不知道。   她站起來,離開了化妝台,走到門前,轉開銅色的門把,小櫻立刻堆起滿滿的笑容。 打從何時開始,她的笑,已經不在是發自內心的笑呢?何時呢? 「大家好!」小櫻推起滿滿的笑容,刻意不去理會她心中那份奇怪的感受,因為一面對,她…怕她自己承受不了。 所以,她寧可不要面對;所以,她寧可什麼都不知道。   所以,她願意當個小孩;所以…她就可以不用知道自己內心有多難受了…… (有一種感情,怎麼也不能洩漏,那愛…到頭來,受傷的--還可能會是自己嗎?誰可以告訴我呢?) 第一話: 背叛婚禮,已經開始了--   人都到了,井野穿上白色的新娘禮服,金黃色的長髮飄在空中-- 長長的羽捷,扇哪扇的,泛紅的臉頰卻有種羞澀美,井野眨著水眸,似乎發現異樣--  少了人了!--小櫻呢? 井野轉身對後頭的男子與女子,說:「鳴人、雛田,小櫻呢?」井野開了口道。   站在井野後頭的鳴人跟雛田,身子顫了一下,隨後道:「應該是出點問題,晚點到吧!」  小櫻…會來嗎? 看著他最愛人男人,跟他最要好的朋友… 在一起--!  井野已經被結婚前的喜悅沖昏了頭,絲毫沒察覺到鳴人跟雛田神情的異樣。 井野望著右後方的男子招呼著客人,井野笑彎的柳眉,原本已有紅霞的臉蛋似乎又更紅了點。 她一定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了! 井野微嘟紅唇,道:「是喔!今天是我的婚禮,小櫻怎麼可以遲到呢?那個笨蛋禿額頭!」  小櫻她,一直都在委裝自己-- 讓自己看起來,並不是那麼在乎井野跟佐助在一起的事---! 小櫻…但願她…能走出這次的情關…但願…… 鳴人跟雛田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,心底想的,卻都是一樣的---  **   「呀阿阿阿阿阿-----…!!」  高大的樹木,渺小的自己-- 為什麼、為什麼---- 永遠掩蓋不了自己,那心底的傷心呢--?  小櫻重拳一次、一次又一次的落在樹幹上--  即使樹倒了、氣喘了、手痛了、心碎了-- 但,她的淚呢--? 還是在流呀…………… 何時,才會停呢----?!   突然一道聲音從小櫻上方響起,有如同鬼魅般的聲音。『要不要加入曉----?』  小櫻頭一抬,淚水依舊就在眼框裡打轉。      「我沒空找你,你自己出來吧---」小櫻的語氣沒有溫度、知覺、感情,就像被丟棄的破娃娃,沒有價值--…    小櫻失焦的瞳孔,慢慢移到自己手上。 手,流血了… 如同她的心,也流血了… 突然,一道深黑色的陰影從遠處走了過來,出現在小櫻眼前。 深黑色的敞篷飄在空中,紅色的祥雲圖卻讓小櫻有種錯覺---… 小櫻頭一抬,深黑色的長髮紮著馬尾,長長的睫毛、邪肆的深黑色瞳孔、性感的薄唇,佐助幾乎近一樣的臉蛋以及眼神,幾乎快奪走了小櫻的理智以及呼吸--… 他是--鼬! 鼬看著前方的櫻,聲音沒有任何情緒、感情,冷冷的開口。「我再問一次,加入曉嗎?」 小櫻漸漸抬起頭-- 算了吧,一切都無所謂了-- 只要,能改變現狀… 只要,能改變現在… 只要,能改變… --她愛佐助的心。 即使付出的代價,是很深、很重的罪孽---- 小櫻翠綠色的眼眸漸漸開始有了焦距,翠綠色的瞳孔望向鼬深黑色的瞳孔,堅定的道:「只要,你能改變現狀一切…我就加入……“曉”……」 一陣風吹來,穿亂了小櫻的長髮,也吹亂了鼬的頭髮。   鼬用手撥了撥自己深黑色的頭髮,揚一起一抹有如鬼魅般的笑容。  「可以,我們會幫妳改變現狀,接近巔峰--」 (我要的,不是接近巔峰;我要的,是一顆不要在愛佐助的心罷了……) 第二話:放棄 『這裡以後就是你的住所。』鼬離開前是這樣對她說的。   櫻環顧四週,只能覺得這真不是人住的地方,房間寬敞度加上庭院是大到會令人嚇到,可是這裡撇開陰暗潮濕不說,這裡雜草蟲生、還有大大小小的蛇,真是--…髒死了,三個字還不足以形容。   「這裡以前一定是大蛇丸的住所。」話甫落,小櫻立刻捲起的袖子,彎下腰決定來個大掃除。    突然,呀一聲---…,突然木門一打開,兩名女子頭髮淺藍,長相極為相似的女子,開口暴怒的道:「妳是誰?!」 我---…?」小櫻漸漸的轉頭,翠綠色的瞳孔望向闖入的那兩名女子。   那一瞬間小櫻所爆發出來的殺氣,讓這兩名女子頻頻顫抖、冷汗直流…   兩名相似的女子在小櫻目光睇睨著她們,瀰漫在四周的殺氣不禁讓他們姊妹倆頻頻出汗直發抖,這視線簡直就像蛇盯上獵物一般,聲音顫抖的道:「是的…」好強烈的殺氣!   小櫻漸漸起身,強烈的殺氣瀰漫在整個房裡,小櫻微勾手指,示意那兩名女子過來。「我從今以後,就是這住所的“主人”,那妳們呢?」   強大的氣勢逼得她們做不出任何反應,只能乖乖的開口道。「我…我叫如晴。」 「我…我叫如天。」   兩名女子見到小櫻不相信的眼神,隨即補充:「我們是服侍這裡之前主人大蛇丸的女侍。」   櫻眨眨水眸瞇起眼,想要看清楚這兩名女子的長相,但因為室內太過幽暗,小櫻聳聳肩收斂起剛所釋放的殺氣,無所謂的聳聳肩,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,「我要把這裡室內的東西全部改掉,我不要看到這些噁心的蛇,還有這些奇怪的樹木。」   「是。」如晴和如天鞋一轉,正要推開木門把去處理小櫻的命令。   小櫻玉手伸進口袋,拿起一包東西,往如晴、如天方向丟去,「等等,把右邊的樹處理掉就好,左邊的不准,然後右邊種下櫻花樹。」如果她剛剛沒看錯,右邊的樹應該就是一種會引蛇過來的樹,而左邊則是少見到不行的稀奇數種。   「是!」話甫落,她們身一旋倆隨即展開小櫻交代的〝浩大〞工程。   咿呀一聲,木門緩緩關上,室內又回到了先前的亮度,倏地有道聲音響起。   「看來妳似乎很順利的就讓如晴跟如天服從妳的命令。」冷冷的男性嗓音從小櫻身後傳起。   小櫻不悅的皺著柳眉,連頭也不轉,冷冷的道:「鼬?來幹嘛?」   鼬微微勾起一抹魍魅般的笑容。「看來妳似乎很不願意見到我。」   「不是不願意,是不想。」小櫻緩緩轉頭,碧綠色的眼眸對上鼬深黑色的瞳孔。   「是因為我會讓妳想到“他”?」鼬走到桌前,為自己到了杯茶,緩緩的開口。   櫻緊鎖柳眉,迅速抽出苦無,往鼬方向射去,鼬先是冷冷一笑,輕輕的袖子一甩,準卻無誤的擋住小櫻所有的苦無,鏘--,苦無紛紛落下,鼬面無情的說。「妳很清楚苦無是對我無效的,不是嗎?」鼬緩緩的走到小櫻身旁。   「還有,妳要記住,加入“曉”,妳那無聊的兒女私情就該收起來,不要付出那無聊的感情,這就是我們的“真理”懂嗎?」鼬舉起茶杯,將茶杯輕輕的放在唇邊小口的啜飲著茶說著。   「不要付出感情…就是所謂的…“真理”…?」     這是真的嗎? 但是,如果感情不能收回來了呢? 這怎麼辦? 現在領悟鼬所說的“真理” 是否太晚了點?   「即使付出在多的感情,終究會有一方受傷。」話落,鼬放下茶杯甩袖離去這房裡。 望著已經離去的鼬,小櫻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。「是啊…鼬說的對,終究有一方會受傷----…」小櫻的眼框漸漸凝聚水氣,自嘲的笑容弧度又加更上揚了。   我不是神,一路上跌跌撞撞… 心也會受傷。 我不是神,一路上我奢求你的愛… 換來的也只是無情的對待。 既然知道沒有結果--…   「那何必太癡傻呢---…?」 淚水、汗水,總有一天會過重,而不禁承受而落下的--… 就如同花一般,總有一天會燦爛,也總有一天會凋謝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