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自己過自己想過的生活!

關於部落格
1.兼差.全職都可以
2.時間自由
3.免費加入會員
4.只要認真經營,成果都是你自己的
  • 5053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 鼬 櫻 】鏈 櫻 曲 ( 下 )

第三話:回去 「什麼?!你說你看到“曉”成員裡面看到一名女子是櫻花色長髮?!」鳴人拍著桌子對前面的暗部叫哮,剛聽著前面的身受重傷的暗部說的事情,真讓他感到不可思議!     「是的,火影大人,我、我…不會看錯的,那個女的親手把好幾個暗部給解決掉,我不、不會…忘記她那顯眼的櫻花色長髮跟碧綠色的雙眼…裡面還有一個稻草色髮的男子…咳…」暗部的男忍吸了一口氣,接下去道:「我…只是裡面唯一一個慶幸逃出他們魔掌的,咳--…」話還沒說完,暗部的男忍吐出了一口鮮血在鳴人的資料上。   是她嗎?已經消失三年的小櫻?「我知道了,夜邪,你先下去療傷吧!」鳴人皺著俊眉,雙手交錯的放在下額,不久低吟。「出來吧,雛田,夜邪下去了妳不用躲了。」 突然一名紫藍色長髮女子從資料櫃後走了出來,斷斷續續的,說「鳴人……夜邪說的人…會、會不會是小、小櫻…………」 小櫻…最討厭殺人了… 她一定不會的,一定、一定… 小櫻她是個堅強的女孩,一定不會被判木葉的… 不會的…一定不會的--…  他多麼希望不是卡卡西班的暴力狂小櫻。「我不知道,不過已經有很多方向、關鍵都指向小櫻了,雛田,究竟是出了什麼原因--…」鳴人痛苦的閉上了眼睛,緩緩握住雛田的手。 雛田看著鳴人痛苦的神情,她很鮮少看過鳴人再辦公時閉上眼,太難承受時鳴人最多才會微微瞇上眼,但是並不至於閉上眼…。「鳴人………」不要難過,好不好?不會是小櫻的。 「究竟是什麼原因…小櫻會在三年前不留任何一點音訊,離開了木葉、離開了我們所有的人、離開了---…我們的卡卡西班----…」 碰---,一聲門打開了,一名男音忍喘吁吁的,道:「不、不好了…火、火影大人,有、有人說…他、他在大門口看到了“曉”成員--…」 『什麼?!』鳴人跟雛田不約而同的驚呼出聲。 下一幕,只見鳴人跟雛田旋過身,奪門而出… 鳴人跟雛田奔跑在路上,腦中的想法卻只有一個--… 千萬不要是小櫻… 求你,不要是小櫻! 小櫻不會被判木葉的,也不會被判我們大家的! 「好久沒回到木葉了,鼬,想不想故鄉啊?嗯…」鐵灰色的頭髮,綁了個沖天束,護額上的標誌被畫上一痕,似乎囂張的炫燿著--他是名判忍! 「……」鼬沒說話,因為他並不想理會迪達拉的廢話。 「迪達拉,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。」另一名男子撥了撥他那稻草色的頭髮,冷冷的嗓音從他那性感的薄唇出口。 鼬靜靜地睇著他們兩個,「走吧。」話落,鼬跨出步伐的向前走。 『站住!宇智玻 鼬、迪達拉、蠍!』 他們三個不約而同的停下了腳步,但是腦海中盡是想些不同的東西。 迪達拉輕輕的抬起手,用手指比了比前方的這群人,「一、二、三、四----…」迪達拉彷彿在檢查人數的數著,倏然發出聲音。「才四個太小看我們了吧,嗯…」 其實人數不只四個,是四團!四團暗部。 「站住,宇智波 鼬!」突然出現一名男子的咆哮聲,男子彷彿跟鼬有深仇大恨般。   沒錯,他就是鼬的弟弟…   --宇智波 佐助。 這時,鳴人跟雛田已經趕到現場,只是沒想到是看到這番畫面,連一直尾隨在佐助身後的井野都嚇了一大跳。 原來,佐助沒忘記鼬、沒忘記仇恨。 他們一直以為,時間可以抹去鼬給佐助留下的陰影… 可是沒有,一點也沒有!他們錯了,錯的徹徹底底、完完全全。 「鼬,那是你弟弟耶…」迪達拉扯高邪惡的嘴角,彷彿想看看鼬情緒失控的樣子。    「迪達拉,等等如果你要準備收屍的話,在繼續說下去吧。」鼬冰冷的黑瞳對上迪達拉的瞳孔說著,彷彿沒看到眼前一大批的暗部和…宇智波 佐助。   鳴人天藍的眼眸閃著光芒,好似黑夜中唯一一道星光,「鼬,別太囂張了!」還好,裡面沒有小櫻,他就知道小櫻不會這麼做的,小櫻不會被判木葉的,不會的!   愕然,樹林中有些許的動靜,蠍微微轉頭,不悅的對著身後高大的身影,說:「鬼鮫,你遲到了。」 「還不是小妹她,一直耗,不關我的是喔--…」鬼鮫的手指,指了指在他身後的嬌小身影,鬼鮫搖搖著頭,示意是她害他遲到的。   「我不喜歡我等別人。」蠍皺著俊眉,假裝沒聽到鬼鮫剛說了什麼,將目光條回到那些暗部身上。   「蠍老兄,別生氣,是我要鬼鮫大叔等我啦。」鬼鮫身後的女子向前走了幾小步,朦朧的月光照不清楚她的廬山真面目。   女子拉拉的蠍的衣袖,微微的月光最多只能看清楚她在對蠍說話。「我又不是故意的,不要對鬼鮫叔叔生氣!」   迪睨了睨女子,嘴角微微上揚。「等很久了唷。」好個丫頭,居然學他這樣叫蠍,不怕被她被清蒸水煮啊?呃…不!是被拿來〝收藏〞「我們來介紹、介紹我們的新成員好了,相信這個人你們都不陌生吧,嗯…」   女子往前跨了幾小步走到迪旁邊,原本遮住月光的黑雲漸漸退散掉,月光的光芒照在那名女子身上--…   漸漸出現那名女子的瓜子臉蛋,水濛濛的大眼、長長的睫毛、薄薄的紅唇、櫻花色的長髮、身穿黑色大氅--…   終於---…看清了那名女子的真面目--…   除了曉成員並沒有很訝異外,其餘全場人當場倒抽了口冷氣--她、她是---   --春野 櫻   小櫻笑彎了柳眉,語氣中開心的嗓音,一串有如銀鈴般的笑音。   「哈哈………好久不見了,各位。」 第四話:期盼的傷害 井野舉起顫抖的手,打破尷尬的氣氛。「不、不…小、小櫻………妳騙我們的吧…對不對……?」   小櫻雙手環胸,靜靜的睇視著井野,嘴角勾起一抹不解的笑容。「騙?我沒有呀,這是個事實,活生生的事實。」     「那…我、我們所派的暗部………也、也是小櫻妳……殺的?!」雛田摀著嘴巴,身體不聽使喚的顫抖,原本紅潤的臉頰漸漸失去血色。     「是我殺的沒錯,可是蠍也有份喔!不可以全部怪我。」小櫻說的臉不紅、氣不喘的,彷彿這一切都是天經地義,她沒做錯什麼。   蠍不滿的看著小櫻,說道。「大部分都是妳殺的,妳還說我。」還不是她出賤招,不然他的傀儡才不會輸給她勒。   小櫻朝著蠍伴了個鬼臉,吐舌道,「真是願睹不服輸,賭輸了才這樣,真缺德、沒睹品,缺德蠍、小氣蠍、沒品蠍。」 「妳---…」連佐助都趕到不可思議,原本這麼愛哭、軟弱的小櫻,一夕之間變得殺人不眨眼的…惡魔?     小櫻聳聳肩,拉了拉自己身上的黑色大氅,碧綠色的雙眼直勾勾的看著佐助他們。「唉唷,沒辦法,他們太礙事了,一直阻撓我跟蠍。」話落,小櫻身一旋腳步慢慢走向鬼鮫身旁。     鳴人以扭曲的臉,歇斯底里地叫嘯,額頭漸漸出現青筋。「小櫻,妳為什麼要這麼做!妳不是小櫻!妳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小櫻!不是我們卡卡西們的小櫻!妳不是、不是!」     「為什麼?」小櫻停下腳步,拉扯嘴角的笑容,慢慢的說道:「我本來就已經不是你們所認識的小櫻了。」小櫻在度轉頭,慢慢往鬼鮫的方向走去。「你們所認識的小櫻………」     小櫻走到鬼鮫身旁,停下了腳步,身又一旋,臉面對著佐助一群人,「早就被你們所殺死了,死在你們所給的期待以及………無奈。」冷冷的嗓音由小櫻豔紅的小嘴出口,小櫻眼眸快速的閃過一絲絲無奈以及……悲哀。     鬼鮫猿臂一伸,俐落的把小櫻抬起來落至肩膀。「可以走了嗎?鼬、蠍、迪。」小櫻腳微抬,以二郎腿姿勢對著他們說道。 「妳認為呢?他們一直站在那,我們能慢慢走進去嗎?該不會妳要我們用闖的吧,這樣就太不像我們的作風了。」蠍二度撥了撥他那已被風吹亂的稻草色髮。   「我同意喔!蠍老兄,沒想到我們意見一致呢,嗯…」迪笑笑的開了口,彷彿天塌下來都不關他的事。「鼬,你說呢?」   鼬身黑色的瞳孔漸漸開始轉為血紅色,三勾玉在豔紅中慢慢轉動,冷冷的開口說道。「三比一。」   「三比一囉,鬼鮫呢?」迪達拉拉扯了邪惡的嘴角,轉頭對身後的鬼鮫說話。   「同上啦,直接殺出一條路。」鬼鮫將另一手閒置的手舉了起來,比個數字一。 「小櫻這是妳第一次賭輸喔,所以這裡就交給妳了,我跟鼬還有蠍先進去囉。」迪含著笑意對著小櫻講,「沒想到,妳也會有這天呀。」迪諷刺著這個鬼點子比自己還多的小妮子。   小櫻狠瞪了嘲笑他的男子,口氣頗怒的道。「臭迪,打賭輸給我的人,還這樣說,小心我回去惡整你!」   蠍也扯高邪惡的嘴角笑笑的對小櫻,說道:「還說我沒睹品,妳自己還不是,現在賭輸還不服輸,妳自己現在還說要整人,看來我們之中最沒“睹品”是妳才對。」這小丫頭終於賭輸一次了,真爽。   鬼鮫慢慢的彎下身讓他肩上的小櫻下來,小櫻腳一落地,語氣含冤的道。「可惡…我真倒楣。」話甫落,小櫻氣的嘟嘴嬌斥。「臭迪、死蠍,算你們幸運,給我走著瞧!」下一次她一定要把迪、蠍睹到只剩下一條內褲,在路上亂跑! 「哈哈…掰囉!自己好好加油,嗯…」迪倏地憶起之前賭輸小櫻被她惡整的模樣,現在能夠諷刺她,真爽!   話落,迪達拉與鼬、蠍和鬼鮫老早就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中了,留下小櫻一個人與佐助、鳴人、雛田、井野和一大群的暗部面對面。   小櫻氣的臉紅潤的像顆蘋果,朝著空中大聲咆哮著。「去死吧你!」   「妳已經不是我們所認識的櫻了。」井野突然打破小櫻對迪達拉那群人咆哮、怒吼,「妳現在已經是一名判忍---春野 櫻了!」   井野突然插話,打斷她接下來要罵的話,讓她自己警覺她現在是要幹麻,「判忍?」小櫻碧綠色的瞳孔,直勾勾的看著井野,一抹自嘲的笑容,出現於她絕美的臉蛋上。「我老早就已經是了。」   才剛剛退散的黑雲,又漸漸的遮住皎潔的月光,小櫻以一手解開自己身上的黑色祥雲圖的大氅,穿件和服的黑色祥雲圖,取出綁在腰肩的扇子,笑笑的道:「這麼久沒見面了,沒想到在度見面是這種情形。」小櫻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扇子。   小櫻抬起了頭,從口袋中拿出緞帶盤住她那櫻花色的頭髮。「原來,牽絆這種東西…真的會讓人變弱,不是嗎?」小櫻看著一群不解的人望向她。   啪、啪----…突然出現好像有某種東西斷掉的聲音。 佐助一群人不約而同的回頭看著自己身後的樹木,轟--…,一聲樹木硬聲倒下,佐助一群人訝異的看著倒下的樹木。   小櫻,變強了--… 她居然讓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… 打斷了他們身後的樹木! 小櫻,到底現在變的多強了?!   「哈哈,不要這麼訝異嘛!」接下就聽到一串有如銀鈴般的笑聲,「還有更精采的勒!」小櫻手一甩,打開了手中的扇子,黑色的扇子只有一個櫻字。 「讓我來為你們唱一首曲子吧。」小櫻對自己扇了扇,看著已被自己嚇到的一群人,笑笑的看著他們,說道,「我稱這曲子為---…」 倏地來了一陣風,吹起了小櫻的衣袖,小櫻的話似乎也被風吹走一般,說的那麼輕、那麼淡…  「鏈櫻曲,喜歡嗎?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